揭秘:忽必烈为何三征安南皆失利?安南是哪里

战历风云 日期:2020-1-9 69 浏览

安南,乃古交趾地。秦朝统一时,势力范围已经从今天的广东广西延伸至安南。秦亡后,秦朝的南海尉赵佗出兵征服安南。汉朝时,交趾成为正式的郡。征侧姐妹叛乱,大将马援率军剿灭,并立铜柱纪功标界。唐朝时,交趾归岭南节度。到了宋朝,敕封丁部领为交趾郡王,三代后,权臣李公蕴纂位,宋朝干脆封李公蕴为交趾王。李氏安南共传八代,他的女婿陈日煚推翻老丈人的李氏王朝,自己为王,进入陈氏安南时代。

第一次征伐

忽必烈在1257年秋发大军进攻安南。时值蒙古兵盛锐之时,双方甫一交手,“交人震骇”,水陆军大败。缴获大量战船,一鼓作气,直入安南国都。国王陈日煚早就跑到海岛上躲起来了。蒙军入城后,发现先前所派的两个信使被安南人关在狱中,其中还死了一个。忽必烈最不能忍受“杀使”之辱,立即下令屠城。

陈日煚回到国都,见满城死人,宫殿尽毁,悲愤至极。不过,他再不敢杀使,只是派人把两个元使捆上遣送出去。

经过这次打击,陈日煚受刺激不小,不久就传位给自己的独生子陈光昺。陈光昺知道蒙古军队不好惹,主动派人向蒙古纳款。

揭秘:忽必烈为何三征安南皆失利?安南是哪里

元朝时期的安南国

忽必烈即汗位后,马上派出使臣往谕安南,封陈光昺为安南国王,并准许其“三年一贡”。果然,时隔三年,忽必烈十分“惦记”安南,降诏其国,让安南国王每三年都要晋献沉香、犀角、象牙等珍贵物品,并要各选儒士、医人、巫师及“诸色人匠”各三人。同时,忽必烈又派讷剌丁佩虎符充当“达鲁花赤”去监察安南。陈光昺惊畏之余,派人带大量方物贡献,但上书请求忽必烈免索儒士土匠等人。

陈光昺很恼火,但又没有实力反抗,因此他采用一个“拖”字诀,除贡献土产外,“六事”之中其它过分的要求一概不理。当时蒙古人又忙于攻伐诸国,安南人事情能拖就拖,东西能不给就不给,并于至元十二年上表,“请罢本国达鲁花赤”。

忽必烈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让步,严诏安南依“六事”行事。

圣元十四年,安南王陈光昺病死,世子陈日烜继位。元廷知悉后,马上遣使臣来。

陈日烜学他老爸,又用“拖”字诀,派三个大臣随柴椿等人还大都,他自己装病。

陈日烜当然不敢来,便派自己的叔叔陈遗爱来朝,自己在国内装病。

第二次征伐

忽必烈不高兴,宣诏立陈遗爱为安南国王,准备发兵讨安南。

但安南并未明叛,元廷就以讨伐占城为名,要安南出兵出粮助战,还要“借道”安南。

元军由忽必烈儿子镇南王脱欢率领,在至元二十一年向安南进发。当然,元军声称是借道安南攻占城,并要安南提供粮草支援。安南王不傻,下令其堂兄光道王陈峻提兵在边界戒候元军。元军两道进击,安南人也调兵拒守丘温(今琼山北)、丘急岭等隘路险关,元军过可离隘,在油板隘大败安南军,杀其大将。不久,元军又分六路攻击,陈峻不敌,慌忙遁逃,元军追至万劫,攻破诸隘,直逼富良江(今红河),并缚筏为桥,大败安南水陆军。安南军抵抗一阵后,不敌,皆败走。元军乘胜,直抵其都城升龙(今河内),安南王弃都而逃。

元军“自入其境,大小七战,取地二千余里、王宫四所”。陈日烜和他老爹一样,不羞逃跑,反正安南水阔林密,往来走匿,和元军捉起了迷藏。最后,陈日烜的弟弟陈益稷“率其本宗与其妻子官吏来降”。

表面上看,元军形势大好,屡战屡胜,其实处境非常不妙。时至夏季,大军深入,久战兵疲,给养困难。安南兵“虽数败散,然增兵转多”,特别是当地的地形,“蒙古军马不能施其技”,崎岖湿滑,昔日战无不胜的蒙古铁骑根本不能施展。于是,诸将集议后,元军放弃升龙,渡江北岸,开始撤军。

回撤途中,安南军一路追堵截杀,元军或被杀、或溺死,损失惨重。

第三次征伐

元军各行省军在潭州修整后,为报“奇耻大辱”,在至元二十三年(1285年)大举南伐,下命镇南王脱欢和左丞相阿里海涯率十万左右大军平定安南后,扶投降元朝的陈益稷为安南国王。

元军三路攻入安南,脱欢汲取了上次的教训,一路小心谨慎,步步为营,果然进展顺利,一路斩关夺隘,渡过红河,再次进占升龙。安南方面仍旧用陈兴道的策略,避免决战,坚壁清野,以小规模的丛林战骚扰元军,并伺机切断元军粮道。

脱欢率一道兵马由东道女儿关入击,程鹏飞等人领兵从西道永平进攻,并令阿八赤率万余精兵为前锋军,直杀安南境内。元军水军从海道出发,在安邦口遭遇安南水军四百多艘,首战克捷,斩首四千多,活捉一百多,获敌船百余艘。获胜后,直趋安南。程鹏飞一军连夺老鼠关、陷河关、茨竹关,十七战全胜,杀伤安南军甚重。镇南王脱欢一军进逼茅罗港,安南的兴道王陈峻慌忙逃遁,元军攻克浮山寨。

脱欢稳扎稳打,留程鹏飞率兵二万守万劫,在普赖山至灵山沿线修筑木栅工事。然后,他下令乌马儿与阿八赤率元军水陆两军,直趋交趾都城。陈日烜带着世子等人弃都而逃,跑到敢喃堡固守。不久,元军攻克敢喃堡,陈日烜父子又乘船遁入茫茫大海之中。元军诸军见追不上安南王陈氏父子,军粮马上要吃完,元军只得还军升龙,并派出乌马儿率水军出港迎接张文虎等人的粮船,同时,派数股部队入山,杀人搜粮。其间,元军各个击破,攻克个沉、魏寨、磨山等多个安南军战略据点。

至元二十五年(1287年)三月,脱欢自己率军往万劫方向回军,命阿八赤为前锋,又破三江口,夺取安南屯兵据点三十多处,斩首万余级,获船二百多艘,得米十余万石。乌马儿水军在海上遇安南水军千余艘,突前冲击,打破对方,并获米四万多石。但是,元朝水军并未接应到张文虎等人的运粮船,只得掉头返回万劫。其实,张文虎那只运粮船队,在绿水洋(今越南广宁)遭遇大批安南水军,只得沉粮于水中,遁回琼州。费拱辰粮队也在惠州出发后遇大风,漂往琼州。而徐庆那一只运粮船队,同样是遇海风不得进,被吹至占城,最后也只得去琼州靠岸。由此,元军的补给基本无望。

镇南王脱欢很郁闷,老父忽必烈这次给自己第二次机会来攻安南,正是想让自己戴罪立功挣回面子,殊不料又无功而返。审时度势,他也只能下令退军。于是,四月间,脱欢命乌马儿率水军先还,并派程鹏飞等人将兵护送。他本人率军从陆道往回撤。

安南国小王子旧照

安南王陈日烜此时来了精神,集散兵三十万守御东关,控扼元军归路,“诸军且战且行,日数十合”,元军撤军路上危险重重,安南兵又在暗处,挖陷阱,放毒箭,元军死伤无数。脱欢运气好,最终从单已县走小路逃往盝州,最终得还思明州。但是,乌马儿一部水军就没那么好运气了,他们在白藤江正中安南军队的埋伏,又遭火攻,元军不是被杀死就是被烧死,命好的掉入江中淹死得全尸。乌马儿等将领也在交战中被杀,几万人的水军全被安南人包了“饺子”。

虽然取得大胜,安南王陈日烜也怕元军第四次重来,他得便宜卖乖,“遣使来谢,进金人以代己罪”,总算让忽必烈面子上稍稍过得去,有台阶可下。

忽必烈对安南之败耿耿于怀,一直想伺机征服,并在1292年部署兵力,准备四征安南。诏令未下,忽必烈病死,安南终于躲过大劫。(微信号:songshugonghui)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更多关于 的文章

战历风云的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