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揭秘:皇帝后妃在冬天玩啥娱乐项目解闷

野史秘闻 日期:2019-11-16 122 浏览

  众所周知,古代皇帝的后宫拥有三千佳丽,因此,皇帝除了上朝理政之外,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如何与这三千佳丽及时行乐。那么,在冰封雪飘的冬天,皇帝和他的后妃宫女是怎样及时行乐的?古代的宫廷之中究竟有哪些的适合帝后妃嫔的娱乐和休闲活动呢?古代宫廷的娱乐休闲生活虽然不如现代社会的丰富多彩,但是也并非想象中的那样匮乏。早在两汉时期,宫廷中的娱乐休闲活动就十分盛行。经过二千多年的发展,到了明清时期,宫廷中的娱乐休闲活动更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平时娱乐和休闲活动如蹴鞠、投壶、赛马、射猎、棋弈、骋鹜、游观、钓鱼、鼎力、斗鸡等等,宫中娱乐之盛,历朝不衰,宫中的娱乐好尚和帝后妃嫔们的雅好不绝如缕。即便到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冬天,皇宫之中的娱乐和休闲活动也是妙趣横生的。

据有关史料记载,明清两代,每逢到了冰天雪地的冬日,皇宫中便开展名为“冰嬉”的娱乐休闲活动。冰上嬉戏的乐趣将源自大自然的魅力毫无保留地展示给人们,直到今天,人们对冰上运动的兴趣依然浓厚不减。在“冰嬉”中加入竞技的元素,可以使人们在游戏中的乐趣得到极大的提升,而明清两代的宫廷冰嬉活动无不打上那个时代帝王后妃及时行乐的深深印记。说起来,“冰嬉”应该是古代冰上活动的总称。这种活动起源于宋代,在北方民间较为普遍,种类也是五花八门,多种多样,最常见到的有五种:一是在有河的地方凤专供游乐的冰床;二是冰上执球与踢球;三是跑冰,穿有铁齿的鞋,溜行冰上,争先夺标取胜;也有从冰山上下滑,称“打滑挞”;四是花样溜冰;五是冰上杂戏。

明朝时候,“冰嬉”进入了宫廷,成为了皇室的娱乐活动项目,与民间“冰嬉”大体相同。而到了清朝,“冰嬉”已经成为了十分盛行的皇家冬季的休闲消遣的娱乐项目。中国北部寒冷地区,冰天雪地,有许多丰富多彩的冰上活动。冬季的北京虽不像白山黑水那样寒冷,但冬至以后,北海、中海及通惠河、积水潭等处,都是冰冻如镜。当时参加“冰嬉”比赛的人员所用的冰刀冰鞋比较简单,就是在自己的皮靴下面绑上镶在木板下的虎牙状的钢刀或钢片。清代皇帝和后妃们对冰雪的热情,远远超过明代皇帝和后妃。每当大雪过后,住在养心殿的皇帝,常常带着后妃宫女在雪地上游戏玩耍,有的打雪仗,有的堆雪人,有的塑雪马……游戏玩耍累了就饮酒唱曲,吟诗抒怀。皇帝后妃们十分喜欢看溜冰,此时的溜冰不仅是娱乐休闲活动项目,也是武备武术和强身的功夫,所以清代每年从冬至到三九,要从八旗兵营挑选一千六百人,在冰上进行培训后参加皇帝的检阅。当时八旗兵的建制是每旗二百人,也就是说参加检阅的官兵,是八旗兵的整旗建制。这样盛大的滑冰大会,在当时绝对是举世无双的。

当时皇宫参加“冰嬉”的由八旗将士和内务府上三旗官兵组成,他们都是一身戎装,做各种项目的精彩表演。参加表演的千余人被分成两队:一队领队穿红马褂,队员穿红背心;另一队领队穿黄马褂,队员穿黄背心。队员背上分别按旗籍插着正黄、正红、正蓝、正白、镶黄、镶红、镶蓝、镶白等小旗,膝部裹着皮护膝,脚穿装有冰刀的皮靴。冰场上悬挂天球的地方,设有旗门三座,高高悬挂着彩穗的天球,队员们在滑行中张弓射球。在冰上杂技表演中,最为精彩的当属冰上射箭比赛。溜冰人身着长袍,手持弓箭,就是对这种射箭场景的写照。赛场中央平行设立旗门三座,上挂彩球。由一二百名八旗兵组成的射手一字排开,手持弓箭,那威风凛凛的阵势,令人赞叹。号令一响,各弓箭手争相而出,互不相让,疾速滑向旗门,施展绝技:有的躬身施射;有的滑过旗门,来个“犀牛望月”回首疾射;有的单脚点冰,如金鸡独立,弓响箭出,身手敏捷,英姿勃勃。这样的景象在《清宫词》中就有描述:“冰莹点点放银光,箭镞闪闪似飞蝗,健儿猿臂献身手,彩球飞落报君王。”射箭比赛设一、二、三等奖,三箭皆中者为一等奖,皇帝将亲赐赏品。与其他比赛不同的是,即使输了比赛,没有拿到名次,皇帝也给予相应的赏赐,以示鼓励。

在清代,冰上娱乐活动被冠以国家级的娱乐活动,乾隆皇帝曾说:“冰嬉活动为国制所重。”每年农历十二月,大雪纷飞,天寒地冻,此时,清廷便在西苑三海举行一年一度的“冰嬉”活动。由于皇帝和后妃要亲临,场面十分壮观,因此,在举行冰嬉活动之前,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内务府先期派太监用水泼洒冰面,保证冰面平滑如镜,然后摆放好礼炮,设立旗门,待各项准备工作就绪后,择一良辰吉日,皇帝带着后妃在王公大臣、文武百官的陪同下,亲临冰场,观看表演。每年,冰上运动的地点均不固定,要视冰层的薄厚、坚硬程度以及冰面的光滑程度而定,有时在五龙亭附近,有时在阐福寺附近,有时选定在瀛台。

万事俱备之后,皇帝便乘坐着大冰床御驾亲临了。冰床豪华气派,底座犹如龙舟,两面描金绘彩,冰床底部安装两根长形角铁。龙舟上矗立一个方形木棚,棚外贴着黄缎,上接金漆宝顶。棚两侧各有玻璃窗一扇,棚内设雕龙宝座,后部有两根横杆。冰床在众人的推动下,滑行如飞。乾隆皇帝就有一座特制的冰床,供他冬日时在太液池上乘坐滑行,观赏银装素裹、苍茫浩渺的雪景。

冰上运动,第一项就是抢等,即现在所谓的速度滑冰。发令官站在皇帝的御用冰床旁,手举小旗,连晃三下,算是发出的信号。运动员由八旗兵组成,他们足蹬一种底部绑着铁条的简易冰鞋,身穿箭衣,在距皇帝冰床三里外的起始点一字排开,等待号令。运动员听到号令后,如离弦之箭,蜂拥而出,向皇帝的冰床方向飞驰而去。一时间,冰面上冰花四溅,在阳光的照射下,色彩斑斓,分外耀目。众运动员按先后顺序站在皇帝的冰床前,依次向皇帝行礼,最先到达皇帝冰床的运动员便是头等,能够得到皇帝亲赐赏品。

第二项比赛是圆鞠之戏,即今天的冰球比赛。八旗士兵分成红、黄两队,每队数十人,选出统领,分位站立,争抢一球,球为圆形,用羊皮制成,内充气,双方各设一门。当时的比赛不像今天冰球比赛那样,运动员手持球杆,用杆触球,而是赤手空拳,既可用手,也可动脚,经过数次传递,能够将球送进对方球门的一方为胜。比赛开始前,双方队员在球场中央列队站好,御前侍卫用力将球抛向空中,球由最高点下落,不等羊皮球着地,双方队员就如猛虎下山,奋勇向前,奋力争球。为争一球,十几名乃至数十名壮汉不时撕扯在一起,有时一队已得到羊皮球,另一队不甘心,便去争夺,结果双方队员被撞得人仰马翻,其场面惊心动魄。观战的王公大臣及两队的拉拉队摇旗呐喊,加油助威,声震四野。有时,皇帝看得兴起,也挥臂而呼,不过皇帝并不是专一的球迷,他的加油助威,带有随机性,哪个队争得球,就给哪个队加油。

此外,在花样滑冰和冰上杂技表演中,最引人注目、惹人喜爱的是儿童的表演。儿童们表演的项目新颖多样,皇帝和后妃们也最喜爱。单人花样滑,双人花样滑,多人叠罗汉,冰上倒立,击鼓舞刀……孩子们倒是样样都行。儿童们身穿花衣,头扎小辫,憨态可掬,一会儿“哪吒探海”;一会儿“金鸡独立”;一会儿又“双飞燕”。在数米高的幡杆顶部,儿童们也能做出各种惊险、高难度的动作,一会儿是“童子拜观音”,一会儿是“凤凰展翅”;转瞬间,又变成了“猿猴献桃”,恰似空中银燕,令在场的观赏者无不咋舌称赞。

晚清时期的慈禧太后在冬天时除了喜欢观赏“冰嬉”表演之外,还十分喜欢看戏。实际上,慈禧不仅喜欢看戏,而且自己也懂戏。她精通曲律,善解戏词,因此看戏时相当认真。她每次看戏时手里总是拿着唱本,边看戏边对照,有时发现台上演员的演唱与剧本不一致,立即斥现,甚至治罪。也正是因为慈禧看戏看得太多了,戏中许多唱词、念白及文武场的锣鼓经,她都能背下来。有时,她心血来潮,便关起门来,在后宫与太监们粉墨登场,酣畅淋漓地演出一番。

据当时的御前女官容龄的《清宫锁记》记载,春节期间从除夕至正月十六每天宫中都要演戏。当年清宫演戏有三处地方:一处是故宫的畅音阁,一处是中南海的怀仁堂,还有一处是颐和园的德和园。演戏的戏班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宫内固定的戏班,称为“南府”,另一种是由请进宫内演戏的名伶也叫“内廷供奉”组成的戏班。“南府”的伶人都是男性,唱高腔,与京剧不大一样。虽然慈禧和宫人们不大喜欢高腔,但这是祖宗传下来的,必须保留。这样,宫廷内每次演出,除必有“南府”的剧目外,主要是从宫外请有名的京剧伶人。而凡有幸被请进宫内演戏的名伶,均称“内廷供奉”,当时有名的“内廷供奉”如谭鑫培、杨小楼、王瑶卿、陈德霖、王愣山、梅巧玲、刘赶三等,均是进出宫廷的常客,有些人与慈禧的关系还非同一般。

慈禧不仅自己喜欢看戏,而且还喜欢在看戏时“请”一些官员进宫陪看,这叫作“赏戏”。陪看的官员必须跪在戏台下的平地上看戏,即便是在冬天寒风刺骨也是如此,有时这些入宫陪看的官员全身都会冻僵。于是,每逢慈禧“赏戏”之时,就成了宫中太监勒索官员的良机,天寒地冻,太监就给入宫陪看的官员送皮袄,送手炉。这些官员们得了好处,自然会投桃报李,便回报以白花花的银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更多关于 的文章

野史秘闻的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