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轶事::揭秘苏轼生平为何喜欢做春梦

野史秘闻 日期:2019-11-2 555 浏览

苏轼,宋代重要的文学家,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汉族,北宋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嘉祐(宋仁宗年号,1056~1063)进士”。其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

苏轼一生做过多次春梦,根据其自撰的《东坡志林》记载,最早的一场春梦,发生在二十一岁时——宋代男人的这个青春期,明显有点晚。

但对苏轼来说,这个春梦的时间非比寻常——这时的苏轼,正在出门应试的路上,确切的地点是华清宫的废墟畔:轼初自蜀应举京师,道过华清宫,梦明皇令赋《太真妃裙带词》,觉而记之。今书赠何山潘大临邠老,云:“百叠漪漪水皱,六铢纵纵云轻。植立含风广殿,微闻环佩摇声。”元丰五年十月七日。

苏轼轶事::揭秘苏轼生平为何喜欢做春梦

在这场春梦中,有一个男性,有一个女性。苏轼提笔写了一段字,并且是在女性的裙带上。

显然这是个好梦,等苏轼再作春梦时,已经在杭州做官了。这场春梦中,同样有一个男性,有一个女性,苏轼也提笔写了一段字。不过,男性的身份没变,但女性的身份已变得更为确切些——女性是宫里的一个红衣女孩,生活在现实的生活中。并且,写字的地方也变了,不是女性的裙带上,而是在一只红色的靴子上

《东坡志林》是这么“自述”的:苏轼任职杭州,梦见被宋神宗召入禁中,并有红衣女童捧来一只红靴,让他在靴上题写文词,“既毕进御,上极叹其敏,使宫女送出,睇眎裙带间有六言诗一首,云:‘百叠漪漪风皱,六铢纵纵云轻。植立含风广殿,微闻环佩摇声。’”

不过,苏轼的这场春梦,地点也被人记载成苏轼在黄州。虽说地点有变化,但人物、事件还是一样的。要点则在于:有皇帝,有文人,有美女,相互之间生出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梦中的这些事,在宋朝应该是事实。在宋人笔记中,宋神宗这位天子屡屡与题有文人墨迹的女人裙带发生关系。南宋人王明清《挥麈余录》中记载一则轶事说,擅长书法的沈辽曾经应人之约在一条裙带上墨书题词,结果这条裙带被辗转买入宫中,居然由受宠皇妃系在了身上。初登君位的宋神宗看到之后大为不悦,定义为“士大夫……为倡优书淫冶之词于裙带”,导致沈辽最终削籍为民。

《钱氏私志》中,却有着情调截然相反的传说:有一年中秋之夜,时为翰林学士的王珪被宋神宗单独召入禁中“赐酒”,“夜漏下三鼓,上悦甚,令左右宫嫔各取领巾、裙带或团扇、手帕求诗”,而王珪则有求必应,挥笔不停,“尽出一时新意,仍称其所长,如美貌者,必及其容色”,搞得皇帝与妃嫔们都非常高兴。

宋代女性热衷的时髦之一,就是找机会请名士在自己的裙带、领巾之类服饰上题写诗词。并且,那诗那词最好是名士当场即兴,讴颂衣服主人之美好魅力的专题作品。文人们应约或主动向陌生女性献上赞美之词,只要意涵优雅,不涉亵狎,就不算耍流氓。这一风气,也如笔记所述那般传入宫中。苏轼的两场春梦,必须放在这一极特殊的风雅当中。

苏轼的两场春梦,前者明晰,后者朦胧——初出茅庐苏轼,自信与自负。在后一场春梦中,苏轼当初那一场成功“穿越”时题上墨迹的、杨贵妃的裙带,居然经由冥冥的力量再度逆穿时空,出现在神宗身边的宫女身上,神宗在注意到这条裙带之后,特别宣召苏轼入宫,以题靴的方式检验了一下他的才华。最后,又特意派系有那条裙带的宫女送苏轼下殿,以此让他明白圣心的用意。这个所谓的“梦”,大概是一个婉转的隐喻,是苏轼自己编排出来借以表述心,或是一场宋代士大夫集体成就的“春梦”。

现代科学中的“春梦”,
跟实际的人的性心理有直接的关系,也可能与性没有关系,而只是人际交往中的心理反应,表现的是人潜意识渴望。代表着青春时代的梦想,或对怀念逝去的时光。在这类异性恋气质的春梦中,苏轼真正的“梦中人”,其实是一个男人,一个至尊的男人——天子。皇帝,是权力的拥有者。

宋代的皇帝,喜欢调戏文人,有时藐视无爱人才。但宋代的皇帝,实际上是重视文化建设的,更重视文化的永恒力量。徽宗那怕是亡国,也要把画院办好。一个王朝,在外邦三百年的压力下渡过,没有一个民族在文昌方面的追求超过大宋。苏轼的一生,备受政治斗争的伤害。但他留给后人的,不过是两场春梦——这就是宋代文人的文化“软实力”。

苏轼这样一个大文学家也有这个爱好,只要是人都有七情六欲,都逃脱不了情爱的困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更多关于 的文章

野史秘闻的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