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楼兰:楼兰公主尸身千年不腐之谜

历史解密 日期:2020-6-28 71 浏览

在塔里木盆地东部,罗布泊洼地的西北边缘,有一个风沙肆虐的沙漠地带。楼兰城的遗址就静静地躺在这个几乎完全被沙丘所淹没的、死寂的世界中。千年的烽燧、古怪的雅丹地貌、漫天的绝域风沙、还有时隐时现的罗布泊,交织构成了一个神秘莫测、充满异域风情的西部传奇。

历史总是轻易地抛弃它曾经的宠儿。楼兰,这个昔日绿草遍地,人往如织的繁荣故城,在公元4世纪以后,却突然神秘地消失了,留下的只是“城廓巍然,人物断绝”的不毛之地和待后人破解的千古之谜。可是,直到1000多年之后,楼兰才终于才回到了人们的视线里!而这一次,它是以一种突然闯入的方式再次登场,让世人为之惊诧不已。

绝密楼兰:楼兰公主尸身千年不腐之谜

这是一个打着考古旗号行强盗之实的瑞典考察队伍的不经意发现,20世纪初的某一个阳春三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闯入罗布泊,发现了消失了千余年的城市楼兰。100年来,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不断地破解楼兰之谜,但至今仍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建起了这座曾经繁华的城市,后来却不知因何遗弃了它?

楼兰古城遗址位于若羌县境内,罗布泊以西,孔雀河道南岸7公里处,整个遗址散布在罗布泊西岸的雅丹地形之中。

究竟是什么力量促使楼兰衰亡?内力的损耗还是不可抵御的外力的侵袭?20世纪才初斯文•赫定的发现并没有破解这一千古谜团,反而是打开了冰山一角,关于楼兰的考古谜团一个一个接踵而至。

楼兰古城处于新疆地区的沙漠地带,异常干燥的气候,使得那些消逝于沙漠中的生命免于腐烂,从而得到完好的保存。随着考古发掘的逐步深入,楼兰古城也向我们展示了它创造的一件件惊人的奇迹。

1979年中日合拍电视纪录片《丝绸之路》,借此机缘,新中国的考古学家乘直升机第一次到达已经被沙漠吞噬了的楼兰。1979年12月22日,新疆考古学家王炳华带领的考古队在一个寸草不生的土埠顶上,发现了古人活动的遗迹。于是考古队员开始在此发掘。果然,他们发现了埋葬在底下的一座古代楼兰人的墓葬!考古队员在惊喜之余,加大了挖掘力度。在墓穴清理的差不多后,一具完整的古代楼兰女性的尸体出现在队员们面前,这不仅震惊了考古队员,也随后震惊了整个世界!

这具女性干尸盛放在由两块掏空的树干制成的棺木中,她头戴尖顶毡帽,身裹毛线毡毯,脚穿补过的皮靴。外露的面容可以看出死者年龄比较年轻,脸庞姣小,高高的鼻子,大大的双眼,长长的眼睫毛,浓密的金发卷曲在肩后。毡帽的尖顶两旁,插着色彩斑斓的翎羽,帽边饰红色彩绒,颈部有的围着毛茸茸的皮裘,既美观又保暖。好事的日本人在得到消息后,马上根据照片为她做了一件复制头像,一时间,“楼兰美女”的称谓响遍世界。

1979年,新疆考古工作者在楼兰遗址发掘出的已有3800多年的楼兰女尸。

实际上,这具干尸在逝去时的年龄在35岁左右,离“楼兰美女”的称谓还有一定差距,“楼兰美女”的称谓之所以广泛流传,是因为还有一个更为神奇、美丽的干尸曾被发现。

1934年,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同斯文·赫定一起,再次来到罗布泊,希望能有新的发现。奥尔迪克闻讯又主动赶来重归旗下。这时已72岁的奥尔迪克告诉斯文·赫定,他15-20年前,在罗布泊发现了一个“有一千口棺材的地方”。斯文·赫定感到吃惊和怀疑。虽然如此,他还是决定去找一下这个“奥尔迪克的古墓群”,并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贝格曼去实施。

奥尔迪克和贝格曼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寻找这片神秘的墓地。在一次次尝试失败后,奥尔迪克也拿不准了。他开始讲故事为自己开脱,他说那个“有一千口棺材的地方”已经消失在新形成的湖泊中了;那个地方是一个有魔鬼出没的地方,我不敢领别人到那里去。贝格曼开始怀疑是否真有这样一个地方。在灰心丧气中,考察队意外地拐向了一条库姆河的支流,这是一条没有名字的河,贝格曼随口把它叫做“小河”。他们谁也不会想到,随口叫出的“小河”,以后会成为罗布泊探险考古史上的一个关键词。考古队沿着小河边测量绘图边前进。这时已是6月,沙漠里的天气变得特别热,所有的人都汗流浃背。就在这时,大家发现奥尔迪克有些异样,他迷迷糊糊地张望着,聆听着。然后,他一个人久久地凝视着那个浑圆地小山包,一言不发。突然,奥尔迪克指着那个小山包,大声说:“那……就是它!”大家全楞了,一时没有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都面对小山包而立。

那是一个埋葬在细沙中的山包,贝格曼和他的助手们在此发现了大量的棺木,留给世人无限遐思的“楼兰美女”也静静躺在这里,贝格曼记载说:“一些木乃伊有黑色的长发和令人难以置信地保存完好的脸……一具女性木乃伊面部那神圣地表情永远无法令人忘怀!她有高贵地衣着,中间分缝地黑色长发上面冠以一顶具有红色帽带地黄色尖顶毡帽。双目微合,好似刚刚入睡一般。漂亮的鹰勾鼻,微张的嘴唇与微露的牙齿,为以后人留下了一个永恒的微笑。这位‘神秘微笑的公主’已经傲视沙暴多少个春秋,聆听过多少次这‘死亡殿堂’中回荡的风啸声!而又是在什么时候,她面对明月,燃烧的太阳,永远地合上了双眼?正是为了寻找这样一些问题的答案,我才来到此地探险。”贝格曼并没有找到答案,他再也没有回到过这片让他梦牵魂绕的土地,在贝格曼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再没有考古工作者或探险者能到过这片神秘的土地。“小河墓地”在罗布荒漠的无边沙海中,沉寂了66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更多关于 的文章

历史解密的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