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谍报界鼻祖:青木宣纯和袁世凯是什么关系?

风云人物 日期:2019-12-16 141 浏览

在日本间谍中,土肥原臭名远扬,世人皆知。而对青木宣纯,国人则知之不多。自1877年至1924年的40余年中,除中间短暂回国外,青木宣纯几乎都在中国,因而他被日本军部称之为第一个“中国通”。

在中国,他开创了以侵略中国为目的的特务组织“青木机关”,训练了大批特务人员,深入中国各地进行谍报及各种特务勾当,称得上是日本近代间谍战之鼻祖。

日本谍报界鼻祖:青木宣纯和袁世凯是什么关系?

因《三国志》对中国感兴趣

青木宣纯1859年9月出生在日本宫特县的一个旧薄武士家庭,自幼爱读《三国志》,受此书影响对中国产生兴趣。
1875年入陆军幼年学校学习,1877年入陆军士官学校,1879年毕业。1884年被任命为驻参谋本部人员,热心钻研中国问题。

当时,同期生柴五郎、小泽豁郎三人,都是矢志终身研究东亚的人物,不久被派往中国广州。“至此,军部内才诞生了第一个‘中国通’。”他原来学的是北京官话,到广东后无法开展工作,于是下苦工夫学成一口流利的广东话,顺利地完成了情报搜集工作。

地图一向被称为军队行动的向导和作战的指南。因此,地图的测绘,一直被各国政府视为“国之神器,不可予人”,而掌握了一个国家的精确地图与关键设施的地理坐标,也就意味着对其国防和经济命脉的了如指掌。
1887年青木宣纯和同学柴五郎受命绘制北京周围的地图,当时日本参谋部的北京地图非常简略,经过他们两人的勘测绘制,为军部提供了一份非常详尽的北京地图。

甲午战争后,青木于1897年被参谋本部派往北京,以日本驻华公使馆武官的职位,在北京设立特务机关,对外则以“青木公馆”的名义,广泛结交中国官绅人士。其最为得意之举莫过于结识了当时的山东巡抚袁世凯,并取得对方的信任,受其邀请担任军事顾问。青木是“唯一可靠的日本人”。

协同八国联军攻陷天津

1900年青木前往济南,途中适逢义和团起事,被迫滞留天津。青木在天津纠集日租界的侨民组成“义勇队”,抵抗义和团。不久八国联军入侵,青木积极协同联军作战;八国联军占领天津之后,设立军事管制机构——暂行管理津郡城厢内外地方事务都统衙门,后更名天津地区临时政府,青木自始至终参于其事,担任军政委员,大肆搜捕杀害义和团民。
1902年8月联军撤离天津,青木奉调回国,任炮兵连队长。

日俄战争前的1903年末,青木宣纯受儿玉源太郎的怂恿和鼓动,为进行谋略谍报活动而再次来到北京,担任驻北京公使馆武官。此时,和他有密切关系的袁世凯已继李鸿章之后担任了直隶总督、北洋大臣,并驻在天津,这为青木在中国活动提供了便利。

从其长期经验来看,青木对中国的形势判断之准确令人信服。这体现在他对中国政治家的人物评价上。在1917年1月《青木中将支那之行时所带来的书信》中,分析了当时以北京为中心的政治形势,将其作为官僚与民党的对立来把握。其中,他对各首领人物做了如下评价:

(1)黎元洪乃温厚之人,有重民意之风,与官僚派有冲突。

(2)段祺瑞乃官僚派领袖,心胸狭隘之人,与民党无法相容。

(3)唐绍仪、孙文乃高理想之人,与官僚绝不相容,两人乃正道中人,为国民党之领袖。

(4)梁启超和汤化龙乃进步党领袖,乃反复无常之士,现企图通过官僚派来壮大其政党。

(5)岑春煊处于中立位置,乃正直之士。

(6)冯国璋的态度让人无法捉摸、变换不定。在出身关系上,接近官僚派,但和国民党也相处很好。

据此,我们能够看到他对先前同他接近的官僚派给予了否定的评价,而对国民党则寄予了好感。这与他早期的看法有着明显的不同。

在中国组织对俄谍报

1903年11月,参谋次长儿玉源太郎突然访问青木,命令他“再次赴清国执行秘密使命”,即组织谍报机关,准备对俄开战,儿玉给他下达了三个使命,一、与中国共同组织对俄谍报。二、开战后破坏俄军交通线。三、策动马贼团对俄军进行骚扰。这样青木第三次成为了清国公使馆武官。

青木仓促整理行装,秘密到天津见到了直隶总督袁世凯,袁在私邸接见了突然来访的青木,青木说:“日俄开战是无论如何都免不了的。为此,有事与阁下商量。战争上日本独立作战,而暗地里无论如何不能不借助阁下的协助。
”青木宣纯要袁世凯帮忙的,就是指使在满洲和蒙古的马贼起事,从后方和侧面扰乱俄军。袁世凯觉得他这个想法很有意思,可以为他找些门路。但在自己管辖的直隶省境内不许制造骚乱。

结果,袁世凯从部下挑选精干士官数十人,以逃脱为名,把他们送到青木手中,供其驱策。另一方面,直隶总督府答应每天从特派到东北和蒙古的谍报员那里收集情报,整理后交给当时任袁世凯顾问的坂西利八郎少佐,坂西将其译为日文转送中国驻屯军司令官。司令官再将谍报电告参谋本部。这使青木大喜过望。

1904年2月4日,日本御前会议决定对俄开战,同一天参谋本部给青木发出急电,要他切断北京到恰克图的欧陆联络电线,结果他不但切断了这条电线,还切断了营口到普兰店、旅顺的电线,致使东乡平八郎2月8日偷袭旅顺的时候,俄国舰队因完全没有接到仁川海战和日俄宣战的消息,还在搞庆祝活动。

利用女间谍切断铁路

2月9日,在武官室召开会议,内田康哉公使、桥口勇马少佐、佐藤安之助大尉和35名浪人代表出席,传达了参谋本部要求切断西伯利亚大铁路桥的指示,当即组成4个任务班(后来日本的“特务”一词,就是从青木的“特别任务班”演变而来的),还利用了安置在喀喇沁王府做教师的河原操子做掩护,准备切断齐齐哈尔或海拉尔方面的铁路。

这个河原操子原本就是上海一家务本女子学堂的女教师,后来却成为日本情报人员,在喀喇沁王府做起了教师。河原操子从第一天起,从未敢掉以轻心,教学的同时,她始终在密切关注着喀喇沁王与俄国之间的举动,喀喇沁王以前因为地域关系与俄国人接触较多,而与日本少有交集,直到娶了肃亲王的妹妹后,才开始对日本渐生好感。现在河原操子到来后,以她独有的教学能力和亲和力让喀喇沁王日益疏远俄国,转而亲近日本。河原操子也借着熟悉周围环境的机会,经常暗地观察俄国边境的驻兵情况。

河原操子与日本参谋本部的联系也非常隐蔽。参谋本部一旦有秘密指令,会先送到北京公使馆,青木宣纯接到后,马上起用青木机关专门负责此线的间谍,当时这个间谍是潜伏在赤峰的一个张姓中国人,他将密信标注“沈”字后,由伪装成朝廷使者的人骑快马送给河原操子。同样,河原操子若有急件需送,就会请喀喇沁王的王妃派出特使送到热河,再通过那位张姓间谍用密码电报传回北京公使馆。不便使用电报的就以喀喇沁王府公务的名义,派专使直接送回北京公使馆,再由青木宣纯上报给日本参谋本部。喀喇沁王的一举一动就这样落入了日本人的监控之下。

在河原操子的掩护下,这4个任务班途中会合了纵横草原的巴布扎布的上千名蒙古骑兵,炸毁并切断了辽河大桥。
7月,日俄辽阳大会战日本大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青木的特别任务班提供的准确情报。这时青木调任满洲军参谋部任职。
8月,在锦州的一个喇嘛庙中,青木宣纯召集部下,宣布第一期任务结束,现阶段的任务是仍以“特别任务班”的组织形式,网罗活跃在东北各地的马贼组建东亚义勇军,配合正规军作战,结果他部下的浪人召集了数万马贼,包括冯麟阁、张海鹏、杜立山、巴布永等,冯麟阁手下不下2000余人,被青木拉拢后,一再扩充,到战争结束时扩大到骑兵4000余;被网罗的其他地区的马贼也不下万人。在“特别任务班”的操纵下,“满洲义军”活跃在俄军后方,破坏铁路,袭击兵站,焚毁军用物资。并伺机袭击俄军,如黑龙江哥萨克第5、第6两个中队几乎全部被歼灭。俄军米斯钦科骑兵军的快速机动被阻止,1905年3月,日本满洲军司令大山岩率部27万在奉天大破俄军35万,毙俘俄军11万,赢得了陆战决定性的胜利。

日俄战争中,日本大胜,青木宣纯的作用至为重要。

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

1908年青木又一次被派往北京出任驻华武官。1912年晋升中将,调任旅顺要塞司令官。

从青木宣纯的经历来看,他在中国活动的时间前后达数十年之久,可以说是陆军中首屈一指的“中国通”。

袁世凯担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大总统后,中国并没有因此而统一和安定,由于他没有实行民主政治,南方革命党以孙中山为首一再掀起反袁斗争,致使中国仍旧处在一片混乱之中。对此,驻华公使馆武官青木宣纯认为:“该国的状况非常混乱,以袁之力量虽可暂时得以表面解决,不过他处在权势之位,终究不是好事,完全的和平也难以实现。
”由此,他得出“此时毋宁说对南方寄予同情为得策”。即主张日本不仅要同袁世凯合作,也要和南方革命派合作。

1913年8月4日,孙中山、胡汉民一行,由福州马尾乘日轮“抚顺丸”去基隆,5日从基隆换乘日轮“信浓丸”赴日本。9日到达神户,18日转抵东京。黄兴继孙之后,于27日到达东京,化名冈本义一。先后到达日本的还有李烈钧、柏文蔚、居正、谢持、许崇智、田桐、廖仲恺、熊克武、李根源、钮永建、林虎、冷愈、程潜、方声涛、邹鲁、谭人凤、李书城等人。陈其美、戴季陶、朱执信等在国内失败后,也相继到日本。

革命党人出逃得到日本军人协助。日驻华武官青木宣纯致电参谋总长说:“无论是站在人道上或道义上,均应同情南方革命党,并尽可能予以援助,至少应给予充分方便。
”倪嗣冲为此致函日本驻南京领事,要求派兵到日本商船搜捕李烈钧等。日方表示“碍难认可”。

然而,这并不表明他真的希望同南方革命派进行合作,也不表明他真的尊重中国,认为中国可以在南方革命派的领导下实现和平与统一。这是因为他认为:“支那人只有利己心,毫不顾及国家利益,从他们身上看不出能依靠他们实现国家的统治。
”由此不难看出,他的所谓稳健主张的背后是“中国人没有统治能力的悲观论”。

青木宣纯1915年调回参谋本部。其时,袁世凯复辟帝制,孙中山发表《讨袁宣言》,日本内阁有意援助孙中山的倒袁运动,为此参谋本部再一次起用曾被袁世凯视为“唯一可靠的”青木,派往上海,配合孙中山推翻袁世凯政权。
1916年6月袁世凯骤亡,青木的任务也就随之结束。1917年1月,青木又出任黎元洪总统的最高军事顾问。
1923年12月,青木宣纯死于日本家乡,从而结束了他在中国长达40年的特务生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更多关于 的文章

风云人物的热门文章